弗拉基米尔-波塔宁:从俄罗斯寡头缔造者到慈善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rcelconcrete.com/,布季米尔

上月底,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应邀在莫斯科一家青年创业者俱乐部发表讲话。他表示,那次讲话绝对是段愉快的经历。

这位俄罗斯大亨开玩笑说:“没人问我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或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的看法。”他指的是有关俄罗斯执政“二人组”中的哪一位明年会成为总统的辩论在他看来,这个问题算不上特别重要。“也没人向我打听有关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 Nickel)的事情。”

波塔宁不希望自己因争夺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控制权而被定性,这一点儿也不令人意外。自2008年起,他与竞争对手、寡头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的争夺战便一直时断时续波塔宁旗下的集团拥有这家全球最大镍生产商30%的股权,而德里帕斯卡拥有25%。二人不断打官司,指控对方犯有共谋罪、进行了有争议的股票回购和向第三方出售股权。这场战争对双方的形象都没什么好处,令人想起了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的“狂野东方”资本主义。

即便在当时,波塔宁也不希望被看作一位粗鲁的俄罗斯亿万富翁。他渴望得到西方同行的认可,想在身后留下一些东西。“我当然希望人们记住我的家族,”他表示。“我很想创造一种能流传很久的东西。这对我很重要。”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许要归因于他的成长背景。与统治瓦解后俄罗斯第一批企业巨头中的大多数人不同,波塔宁出身苏联一个精英家庭,其父是派驻土耳其和新西兰的外贸官员。他曾经向英国《金融时报》解释过,自己是如何学会尊重商人成就的当他还是一名17岁的年轻员时,他仍相信所有资本家都是无情的剥削者的宣传,但有一次,他父亲带他参加了一个由新西兰一位顶级富豪举办的宴会。他的苏联爸爸承认,自己尊重这位创建了一家企业、并雇佣了数千人的企业家。

波塔宁追随其父,进入了对外贸易部,但在1990年统治垮台后离开,自创了一家外贸公司。他属于第一批“寡头”这个词最初用来指在苏联解体后聚敛财富、并用其来获得政治影响力的一个特殊群体。实际上,是波塔宁推动了寡头的出现或者说,最起码是他给出了点石成金之术,让这些人最初的财富成千上万倍地增长。

波塔宁是1995年臭名昭著的“贷款换股份”计划的主要策划人。当时,商人们纷纷贷款给缺钱的俄罗斯政府。待到政府无力偿贷之时,这些大亨就能够以异常低廉的价格购买核心国有资产。波塔宁与当时的合作伙伴米哈伊尔-普罗霍罗夫(Mikhail Prokhorov),以1.701亿美元的价格,合力购买了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38%的股份。现如今,这部分股份价值180亿美元。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是位于俄罗斯北极圈内的矿业和金属业巨擎。

尽管年仅50岁,但波塔宁已证明自己是一个善于在各种环境中生存的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控制着俄罗斯大部分经济的“七位银行家”,如今仅剩三位波塔宁、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和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的彼得-伊文(Pyotr Aven)仍在俄罗斯经商。七人之一的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现在正在狱中服刑,而曾在上世纪90年代短暂出任过俄罗斯副总理的波塔宁,却有幸主持俄罗斯版的《学徒》(Apprentice)电视节目。他旗下的Interros控股公司经营范围横跨银行业、矿业和媒体。今年3月,《福布斯》(Forbes)杂志估计,波塔宁是俄罗斯第四富有的人,身家达178亿美元。

这是在俄罗斯,获得如此一大笔财富必然伴随着一些夺人眼球的企业纠纷波塔宁不仅与德里帕斯卡有纷争,10年前还与弗里德曼产生过争执。或许还记得父亲教导自己要尊重他人的成就,波塔宁对这二人都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客气。“他是个成功的人,我认为,他的成功值得我们尊重,尽管我不喜欢他的某些做事方式,”他如此评价德里帕斯卡。对弗里德曼的评价也如出一辙:“我喜欢这个人,但我们无法成为朋友。我想,我们彼此都尊重对方。”

实际上,波塔宁表示,正是这种牺牲人际关系的意愿,将积极进取的亿万富翁与那些“宁愿打工”的人区分开来。

他表示:“人们普遍认为,商人要随时准备承担赔钱的风险。但我认为,商人要承担的最大风险是失去人际关系、朋友或人际交往的风险。”

但是,如果像人们经常说的,俄罗斯的寡头们正在效仿美国的卡内基(Carnegie)和洛克菲勒(Rockefeller),从商业“海盗”变身合法商人再变身为慈善家,那么波塔宁在这条路上比许多人都走得更远。他不是唯一一位从事慈善事业的俄罗斯寡头;比方说,德里帕斯卡也从事过多年的慈善活动。但波塔宁是第一位宣称将捐出全部财富的人去年他宣布,将逐步把几乎全部财富捐给慈善事业,而不是留给自己的三个子女。

而且,尽管说寡头会拥护良好的企业治理听上去就像火鸡会支持圣诞节一样,但波塔宁也承担起了这一职责,主持着一个于2003年建立的全国治理委员会。

所有这一切都让围绕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展开的激烈斗争成为一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在短暂的停战之后,去年6月双方再一次爆发激烈的斗争。经过一场有争议的股东投票,德里帕斯卡的俄罗斯铝业集团(Rusal)在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董事会占据的席位最终少于波塔宁的Interros集团。

从诉讼和反诉中厘清事实真相一向是件棘手的事情。根据波塔宁的说法,他与德里帕斯卡的分歧,从根本上讲是“心态”方面的。

波塔宁表示,他认为企业应该由独立、专业的经理人管理;股东应对企业管理保持一定距离,专注于战略问题。他暗示,德里帕斯卡“喜欢自己当CEO”。俄铝则表示,德里帕斯卡并不想当CEO,但由于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表现欠佳,他试图更多地参与管理。

这件事短期内似乎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即使二人最近在波塔宁位于莫斯科郊外的乡村别墅里会面后,情况依然没有改观。与许多事情一样,双方对那次会面所讨论的内容有着不同的说法。

波塔宁将自己事业的持久生命力归功于“按游戏规则办事”。普京2000年成为总统,并表示寡头们可以保留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获得的资产,只要他们不参与政治、安分守己。自那时起,那些非官方的规则便逐步开始演变。

“你在这个国家挣钱、投资,”波塔宁用他那连珠炮似的英语解释道。“你保护环境、发工资、缴税和承担社会责任,这意味着你在帮助人坦白地讲,如果你将这一切与欧美那种更发达的体系相比较,你会发现实际上两者非常相似。”

他表示,自己现在的重点是让Interros成为“一个管理我(以及外部投资者)财富的有效工具”。这家控股公司正寻求开发新的机遇,例如升级俄罗斯老化的基础设施。

“我们在俄罗斯仍比在其它地区更有竞争力,”他补充道。“这里的宏观经济形势更有利,尽管俄罗斯应加大力度改进本国商业环境。作为本土公司,我们更容易承受俄罗斯商业环境缺陷带来的风险。”

他补充道,成功发展Interros十分重要,因为这将是他布施所需财富的来源。他计划在未来10年将每年的慈善捐款额从1000万美元增至2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捐给教育和文化项目。

他仍未决定最终将如何捐出自己其余的财富。但他只会为家庭成员留下仅够他们维持舒适生活的财产。

他承认,自己之所以决定效仿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部分原因是希望留名于世。但他在一份也许会让欧美商业巨擘们感到惊讶的声明中表示,他捐出自己财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帮助我的子女免受巨额财富的压力”。

“我有一个原则:要想帮助自己子女或其他任何人,就给他一百万美元。要想毁了他,布季米尔就给他十个亿,”他表示。“如果(我的子女)凭自己本事挣到了钱,他们将有权利决定拿这笔钱干什么。如果他们从我这里继承来了钱,他们下半辈子都将活在我和我给他们的钱的阴影中。这对他们不公平。也许他们不希望成为亿万富翁。也许他们想过另外一种生活。”

Author Image
manbex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